河南著名作家张一弓逝世曾多次获得全国文学

文章来源:酒泉文学网  |  2019-10-20

从河南省作协了解到,著名作家张一弓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6年1月9日下午14:59在河南省人民医院逝世,享年81岁。张一弓是土生土长的河南作家,曾连获几届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大奖,代表作有《黑娃照相》、《远去的驿站》、《犯人李铜钟的故事》等。转发致哀、送别!

张一弓

土生土长的河南作家,曾为河南

张一弓,男,中共党员,祖籍河南新野县。19 4年12月出生于河南开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其父亲张长弓原是河南大学中文系教授,母亲是一位高中语文教师,受到家庭熏陶,少年时代的张一弓就对文学产生了浓厚兴趣。1

1950年于开封高中二年级肄业,历任《河南大众报》、,《河南》、文艺组负责、理论处处长、革委会副主任兼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,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,登封县文化馆副馆长,河南省文联创作员,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主席、名誉主席,文学创作一级。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、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,河南省第七届政协委员。

张一弓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文学的标志性作家,其作品《犯人李铜钟的故事》获全国第一届优秀中篇小说一等奖,《张铁匠的罗曼史》、《春妞儿和她的小嘎斯》获全国第二、三届优秀中篇小说奖;《黑娃照相》获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,有8部小说被搬上影视屏幕。

张一弓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文学的标志性作家,其作品《犯人李铜钟的故事》获全国第一届优秀中篇小说一等奖,《张铁匠的罗曼史》、《春妞儿和她的小嘎斯》获全国第二、三届优秀中篇小说奖;《黑娃照相》获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,有8部小说被搬上影视屏幕。

此后,他创作了一些具有浓烈的象征气韵,把讽喻、神话、隐语、哲理、诗情汇涵其间的作品,如中篇小说《孤猎》《黑蝴蝶》。短篇小说《夜惊》等篇,在创作心态、创作手法、创作风格上出现了很大变化,找到了崭新、鲜活的艺术感觉。退休之后,又相继创作《远去的驿站》《阅读姨父》《飘逝的岁月》《少林美佛陀》等。其中,《阅读姨父》获得全国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

自称“灵魂的漂泊者”

张一弓曾说,自己对河南总觉得少了一些归属感,说得高雅一点,好像是灵魂的漂泊者。他的老家是三国时代刘备曾经当了几年县令的新野县,但在父亲那一代便离开了乡土,故乡没有给他留下深刻的记忆,也没有留下属于他的一座老屋、一棵老树或是一道低矮的篱笆墙。

他出生在开封,并在那里生活多年,但却只是在那个古城的小巷里不断变换住址的房客,那里也没有属于他的“宅基地”。

他出生在开封,并在那里生活多年,但却只是在那个古城的小巷里不断变换住址的房客,那里也没有属于他的“宅基地”。

张一弓的童年,留下的只是人生驿站不断飘逝的风景。从抗日战争开始,他就跟着在河南大学任教的父亲到处流亡,光是小学就换了十多所,没有温馨的、稳定的供他回忆的老屋。

把河南的地域文化融入人物的生命

虽然有着坎坷曲折的人生经历,张一弓的作品中却丝毫看不出任何属于他个人的委屈和怨尤。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个人经历的挫折中挣脱出来后,他深切关注中国农民的历史命运,写了 0多篇、150多万字的表现河南农村生活的中、短篇小说。

评论家认为,张一弓与河南其他大部分作家作品的共同点是,关注农民的命运,具有浓郁的河南农村的乡土气息。但也看到了张一弓与河南其他作家的不同,虽然他所写人物的语言特色和行为方式,都属于地道的河南农村,但他的作品的叙述语言和结构方式却是属于城市知识分子的,甚至有欧化的成分,同时也从这种“不同”中看到一个属于城市知识阶层的作者,对农民怀有的深厚情感和悲悯之心,为他们摆脱苦难的挣扎送去沉重的呐喊或含泪的祝福。

时隔多年仍会被人记起

张一弓的沉默和潜心写作,,总能令人刮目相看。即使时隔多年,他的作品依然能被人们常常提起,甚至流传海外。2007年,《远去的驿站》被人民文学出版社收入到“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丛书 ”,而加拿大汉学家、维多利亚大学教授理查德金把《犯人李铜钟的故事》翻译为英文发表。这时,距离这篇小说的首次发表已经有27年。

张一弓的沉默和潜心写作,,总能令人刮目相看。即使时隔多年,他的作品依然能被人们常常提起,甚至流传海外。2007年,《远去的驿站》被人民文学出版社收入到“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丛书 ”,而加拿大汉学家、维多利亚大学教授理查德金把《犯人李铜钟的故事》翻译为英文发表。这时,距离这篇小说的首次发表已经有27年。

省内文学界评价:道路坎坷,不改初心

第一时间得到张一弓去世的消息后,省文学院院长何弘表示,张一弓是河南文学界乃至中国文学界新时期作家中的一面旗帜,他饱满的现实主义创作 和深刻的思想都为新时期河南文学的发展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,他的去世是我们文学界的一大损失。

省作协副主席乔叶说,张一弓老师住院时自己曾去探望过,当时他非常虚弱,已无法说话,两人用纸笔进行交流,能感受到他的思路还是特别清晰。乔叶说,自己是从进入省文学院后才与张一弓共事,以前只是经常拜读他的作品。在乔叶心中,张一弓是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作家。

省作协副主席乔叶说,张一弓老师住院时自己曾去探望过,当时他非常虚弱,已无法说话,两人用纸笔进行交流,能感受到他的思路还是特别清晰。乔叶说,自己是从进入省文学院后才与张一弓共事,以前只是经常拜读他的作品。在乔叶心中,张一弓是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作家。

我省着名作家李佩甫与张一弓共事多年,得知消息后十分悲痛。他说,张一弓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文学事业,创作成就非常大。他的文学道路可谓坎坷,却不改初心,50岁又东山再起,创作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,是我省获得全国大奖最多的作家。他的《犯人李铜钟的故事》可以说开了反思文学的先河。愿他一路走好。

部分资料来自络,河南省作协副主席、省文学院院长何弘对此文有贡献。

(:纪晨辰)

夜尿增多的表现

男性早上小便刺痛怎么办

夜尿增多的护理

云南特色植物 灯盏花怎样
云南弥勒灯盏花药业优势
老人夜尿增多吃什么药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