峥嵘儿时的夏天散文

文章来源:酒泉文学网  |  2019-10-18

童年的时候,我就喜欢夏天。夏天里晴天多,穿衣服少,挎上书包就可上学,甚至光膀子光脚丫,只穿条短裤衩即可;不象其他季节,穿几件衣服,很麻烦;下雨时要戴竹斗笠背蓑衣,更是麻烦透了。夏天的时候,即使下雨,那也是一阵风的功夫就过去了,随便在谁家屋檐躲片刻就行,再不济,冒雨回家也没啥,不冷,也不用换洗衣服,反正就一条短裤衩。

那时候,家乡还没接上电,晚上黑乎乎的,只能呆在家,不好玩。而夏夜则不一样。有明月在天上照着,孩子们完全可以“借光”在晒谷坪附近玩些游戏。还有,夏天的夜晚,时常有萤火虫在诱惑。它们或在屋前的丝瓜藤上趴着,屁股上的光一闪一闪的,好象很多眼睛在眨着。也有的在夜空中飞,我们看不到它的身子,只看到一线萤光忽高忽低地动着,且一明一暗的忽闪忽闪。整个乡村的夜空顿时变得生动起来。而我们则忍不住就要去捕捉。一般会准备好一个玻璃瓶,捉到后就小心翼翼装进瓶中,让它们在里面发光,装的萤火虫多了,瓶子的光亮也就大了映在漆黑的房子里,居然也能帮着照明了。但是第二一天一觉醒来,发现那些小萤火虫的亮都不见了。到晚上,也不再发亮,只好把它们重又放了。

夏天是最好玩的游戏是游泳。塘边,水库,村前小河里都会有我们的身影和笑声。尽管父母看管得紧,可终究不能象牛一样用绳穿着鼻子牵着走,一般只是等你回家后,用指甲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划一下,如果出现粉白痕迹,那就是“铁证”,一定游泳去了;有的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。我一般在门前的池塘里游,则不会挨打。因为,那毕竟是在家门口,有人照应着。如果是到河边去,那一定要大人带着。那时候一般就有一帮人跟着。甚至还有女孩子。不过,女孩子不能到河的上游玩。有女孩子的时候,男孩子在游泳过程中也文明多了,不再象平日里光着屁股游,而是穿着短裤衩下水。而且,都好象憋着劲似地表现着,比谁“扎猛子”时间长,看哪个先游到河对岸。

一次,我跟几个玩伴,在山坳上寻地皮果子吃,想起去临近的水库洗一下再吃。淼淼水库,波光粼粼,手脚下去,冰凉得沁人心脾。阿字水性好,“扑腾”一声已经跳到水库里了,喊着舒服。其他几个玩伴也陆续下水,我还在犹豫。母亲有规定,不许他到水库游泳。这么多人都能游,怎么就我偏偏不能游?何况还有欠狗年纪比自己小都下水了。于是,我也脱衣服了,想偷偷游一次。只要玩伴们不说,母亲是不知道的。没有想到,汗津津的身子突然遇到凉爽的水库水,我的脚有点扯着疼,好在离岸不远,就大喊一声,然后就在水里扑腾,抓住了一根树枝。吓出了一身冷汗。阿字过来,让我平躺在草地里,按摩着我抽筋的小腿。

晚上,母亲到欠狗家借一个漏斗,听到欠狗他妈妈说起水库里的事,说好危险,要母亲管紧一些,莫出事了。母亲一听,也吓出了冷汗。回来就从门后取出荆棘条,一声呵斥:“过来!”

我正准备到山坳上去玩,被母亲的一声吓着了,预感到水库的事被发觉了,就磨磨蹭蹭来到母亲面前。

“你自己讲,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!”

“冒做咋个。”声音怯怯的。

“啪”,荆棘条就上身了。疼得我喊叫了一声,往后缩了一步。

在我的家乡,夏天洗澡是最方便的,当然,是指男人。男人们通常在天挨黑的时候,提一桶温水,就在自家灶屋(厨房)墙根下或是房屋偏僻处的屋檐下,就可以光着身体,毫无顾忌地洗澡。如果是晚饭后出去玩,往常可以看到家家户户的男人们在忙着洗澡。我也不能例外,按照家乡的风俗习惯洗澡,一点儿没觉着难为情。直到十岁那年,一场洪水冲垮了许多垄间的房屋,我家按生产队的安排,安排了一家受洪户寄住。这户人家有个比我稍大些的女孩,让我的洗澡也变得文明起来了。就象游泳那样,穿短裤衩洗,然后再到屋里去换,虽然麻烦了一点点,却也没觉得烦。

月亮光光,挂在树上,树上嫦娥,树下 ……

在夏季的夜里,我们往往都会出来乘凉。老人们就对着夜空,唱着童谣。

那时候,家乡还没有电,更没有电扇、空调之类的降温设施。在最热的几天,屋里是呆不住的,女人们乘凉一般就近,搬出几个竹板床或是靠椅,拿个蒲扇,一边扇风一边赶蚊子,同时,还要用稻草扎几个草把,一节一节的,点燃却不能烧着看见明火,只让他冒烟,驱赶蚊子。一般还要喊邻居们一起,打闲讲。

我们这些小男孩一般却是火体,怕热。小点的时候,一般跟大人在家附近玩,不敢跑远,怕黑,也怕蛇。家里人一般在乘凉的周围用石灰画了个圈,白色的圈在有月光的夜里,就像孙悟空给唐僧师傅画的保护圈。这个石灰圈也是防蛇虫爬入的。

年纪稍大些,胆子也大的时候,我们就不跟家里人乘凉了,而且是到坳上的晒谷坪去。

乡村的夏夜是静谧的,除了偶尔的几声狗吠,几乎没有别的声音。但孩子们爱玩的天性与充沛的体力,使我们在明月当空时,总要先玩些个游戏,主要是捉迷藏或丢手娟。玩累了玩厌了才会到晒谷坪里坐下来乘凉。

晒谷坪是用石灰为主原料打制的,没有水泥那么硬板,却也结实。它是村里不多的几处既开阔又平整的地方。在这里玩既可以聚集容纳很多人,又远离住家,不影响大人们歇息。

晒谷坪是白天晒谷,男们们把从田里打了的谷子担上山,由女人们把谷子铺在坪里,用耙子匀了匀,利用日光晒干。到了晚上,又把谷子拢成一堆一堆的,用石灰粉印上谷堆作个标计。就象给门了贴了封条,不能再去动那堆谷子,否则就会视为丢失、被盗.那可是大事,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。

晒谷坪里有个守夜的人,他也乐得有这帮小孩子陪着,不寂寞。我们游戏玩够了,他就给我们讲故事。我们就在晒谷坪里,围在他四周。他讲的故事,几乎都是鬼故事,名种各样的鬼。落水鬼、吊死鬼、粪箕鬼等,在他的描述下还多有不同,但相同的是样子都吓人,而且是冤魂。故此死了之后再出来报怨的。我们这帮小孩子,一方面好奇想听,寻刺激,同时又害怕,眼睛再看山坳的丛树,就感到那里有些阴森森的了。也有人提问,这鬼你看到过吗?看到过。我们怎么谁都没碰到过?那是因为小孩子火焰高,等你们长大了就可能看得到了。

听着听着,小孩子们就不敢回家了,就地打着盹。不敢下山回家,是因为怕那黑地方,尤其有的要经过坟堆的孩子更不敢走夜路了。当然,也有胆大的,拍着胸脯唱着歌走了,就有几个同路的跟随着一起走了。剩下的,要么等大人来接,要么陪守夜人到天明。

那年干旱,井里缺水。

那时候,还是靠天吃饭的。可是,老天不是洪涝就是干旱。这不,大热的天,本来就口里干得冒烟,却没有水来解渴,让人心发慌。

心发慌的人们在到处找水。我也去找水了,就近的几个水井都见了底,从来没有感觉水是如此的珍贵。好在我家父亲在大城市工作,姐姐也已经出嫁,我们只有母子二人,用水节约点,一担水足以用一天。

尽管这样,水仍然是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。白天,在井边等候挑水的人要排队。都是眼巴巴地等着那清流能够喷涌而出。但那只是一种愿望。实际上,水好像都枯竭了一样,根本看不到水涌出来的样子。妈妈说,我们只有等,等到晚上才行。

没有水的日子里,我也不敢放肆疯,担心玩累了,口干了,却没有水来解渴。妈妈则弄了一些甘草、绿豆稀饭、苦瓜什么的来清凉,缓解口渴。天上的日头白花花地照着,知了在枯燥地聒噪着,世界好像都要起火了一样。

每天晚上,我总是在迷迷糊糊中被妈妈弄醒。然后,不用分说,妈妈挑起水桶就出门,让我打着电筒走在前面。万籁俱静的夜晚,弯弯的月亮象镰刀一样,在天空悬着。我没睡醒似的,迷迷糊糊就听从妈妈的话语,朝着水井的地方走着。沿着窄窄的池塘塘堤,我低头看路专心走,我怕看那黑隐隐的山,我不知道那里暗暗的丛林中藏有什么。妈妈让我用竹竿在前面探路、赶蛇,偶尔有受惊的青蛙跳到塘中,“咚”地溅起水花,也能吓我一跳。到了宽敞处,妈妈便牵着我并排走,这时我便什么也不怕了。

经过大半夜的等候,原先干枯的水井有了些水,而且,那水看上去并不象平时那样清澈,有些混浊。因为井里的水很浅,妈妈必须下到井底,才能取到水。妈妈是有些胖的。她就踏着井边的石块,慢慢下到井底,然后用竹勺轻轻地舀,半桶,便举起,让我在上面使劲提。我人小力气小,只能提半桶,然后又用另半桶倒成一桶,最后的一桶,妈妈便在井上用扁担勾了上来。

当妈妈在井里舀水时,我独自在井的上面依然害怕,心怦怦地跳,总忍不住喊一声“妈妈”,“妈妈在,崽。”妈妈的声音是发颤的。

当我们担着水回到家插上门,重新上床后,妈妈便紧紧搂住我,用手从我的头上抚摸到背上……

共 2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儿时的夏天充满着无尽的欢乐,夏季是一个美丽的季节,有着有趣的嘻嘻,有着美好的过往,那些过往都是一种记忆,让时光羡慕,让年岁激动,作者以小处见大处,从细小的故事中,彰显着一种童年的人文情怀,作者文笔干练,文字优美。问好彭楠,欣赏推荐!【峥嵘社团:於星月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孩子感冒能吃优卡丹吗

小孩不流鼻涕但咳嗽

小孩咽喉痛的治疗方法

成人骨质软化症吃什么药
小孩鼻塞吃什么最好
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
友情链接